不锈钢发酵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发酵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星接班人性情内敛继承计划或交税352亿

发布时间:2020-03-23 11:59:40 阅读: 来源:不锈钢发酵罐厂家

最新一期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印刷版刊登评论文章称,三星接班人李在镕需要展开一场变革才能充分适应当前的市场趋势,而他必将因此面临一场艰巨的挑战。以下为文章全文:

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及其接班人李在镕

变革再度来临

“除老婆孩子,一切都要变。”这是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在2十年前的一次紧急高管会议上的一番表态。彼时,他希望这家集团公司不再大量炮制品质低下的便宜产品,转而集中精力关注产品质量,成为全球领先的公司。

李健熙已完成了使命,乃至远超他终究的假想。如今,三星团体下属74家公司,年营收超过400万亿韩元(约合3870亿美元),员工总数为36.9万人,业务范围涵盖洗衣机、度假酒店、集装箱船和人寿保险等众多领域。但真正令李健熙倍感自满的,还是三星的电子业务:依照营收计算,该公司已超出日本竞争对手,成为全球电子行业的领军企业:其芯片、平板电视机和智能手机业务均位居世界第一。

焕然一新的三星帝国已经过了76年的风雨历程,如今,他们又一次走到了变革的十字路口。倘若三星电子不久后发布意料之中的盈利预警,就将集中凸显当下的情势。现在的三星所面临的威逼不再关乎生死存亡,但它所处的世界却变化莫测,所以必须要从头到尾充分融入趋势。

这首先要从最顶层开始。今年5月,72岁的李健熙突发心脏病,至今仍在住院。没人认为他会像2010年那样重新掌舵。彼时,他虽然被判盗用公款和逃税罪名成立,但还是得以逃脱牢狱之灾,继续领导三星迈步向前。(他被判3年缓刑,后来得到特赦,因此保住了国际奥委会委员的资历。)

李在镕性情内敛

李健熙的独子李在镕仿佛将成为三星主要业务的接班人,而他的两个女儿则会负责1些小业务的运营。46岁的李在镕2001年加入三星电子,10年后出任副董事长。除一些常规的简历,外界对他知之甚少。“作为管理者,他的能力未经验证。”《当索尼遇到三星》1书的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张世真说。虽然三星展开了强大的公关攻势,但多数韩国人依然把他与一个名叫eSamsung的灾难性互联网项目联系在一起。

见过李在镕的人说他平易近人,不摆架子——这与他父亲的威严管理风格有着巨大差异。当李健熙视察工厂时,地上都会铺上红毯,乃至制止所有员工从上向下俯视他。1995年,他在泣不成声的员工眼前,烧毁和碾压了不计其数部有缺点的手机和其他装备。

他的儿子在性情上较为内敛,而这也许正是目前的三星电子所急需的。想要继续兴旺繁华,三星就必须吸引一流的技术人员,还要与合作伙伴和睦共处。在奉命前往硅谷与苹果公司谈判时,李在镕明显与脾气暴躁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相处和谐——苹果是三星的重要芯片客户,但双方在智能手机领域却是竞争对手。也许正因如此,他才成为了唯一一名受邀参加乔布斯追悼会的三星高管。

结构亟待调剂

但是,想要真正继承帅印,首先必须完成另外一项紧急的变革:改变三星团体拜占庭式的公司结构。例如,该团体的控股公司刚刚将从Samsung Everland更名为Cheil Industries,它持有三星人寿19.3%的股权,三星人寿持有三星信用卡34.4%的股权,三星信用卡又持有Cheil 5%的股权。

正是凭仗着这类盘根错节的股权关系,李氏家族才得以用不到2%的股权控制了全部三星团体。但长时间关注三星的法国里昂证券分析师肖恩·科克伦(Shaun Cochran)表示,出于种种缘由,他们可能必须要简化这类关系。其中的一个缘由在于,韩国政府已针对这类交叉持股结构收紧了规定。但最现实的斟酌还是这1继承计划可能产生的巨额税费。据估计,李氏家族可能要因此支付6万亿韩元(约合352亿人民币)的税金,而且需要筹集现金。

这也有助于解释三星为什么否认任何与重组有关的消息:此事越是肯定,其股价就越高,税金也就越高。由于所有权结构十分复杂,三星团体的部份上市子公司的股价都在折价交易。当李健熙突发心脏病的消息暴光后,三星电子股价便应声上涨——主要是由于该公司的重组几率因此增大。

虽然始终否认,但三星的重组明显已开始。本月早些时候,三星重工和三星工程宣布了合并计划。随后还有两家子公司将会IPO(首次公然招股),IT服务提供商三星SDS最早有望在今年11月上市,而Cheil也有望在明年IPO。

科克伦表示,Cheil的上市十分关键。与三星团体的其他子公司不同,这家企业由李健熙的子女及其家族基金会直接控制。这些IPO交易不但会筹集资金,还能简化三星交叉持股的估值难度。这样一来,便可在不引发官司的情况下拆散这些股权关系。

面临双面夹击

这一切越快产生,对三星就越有益,由于重组难免分散高管的精力,使之没法全身心肠投入企业运营。智能手机便是其中最需要关注的业务。它不但直接为三星电子和三星团体贡献了巨额利润,还是三星芯片和显示器业务的最大客户。

三星电子几年前还只是无名小卒,但到2012年,就已拿下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三分之一的份额。之所以实现如此成绩,是由于他们较早地下注谷歌Android智能手机平台,借此推出了功能与iPhone类似,但价格却更低的手机。但自那以后,问题便逐渐堆砌。根据美国市场研究公司IDC的统计,三星目前的市场份额已下滑至25%。今年1月发布的Galaxy S5由于沿用了便宜塑料外壳而成为业界笑柄。

小米和华为等中国低价厂商,和Wiko和Archos等新兴欧洲品牌,都在自下而上逆袭三星。而在高端市场,苹果也在抢回失去的份额。在苹果推出了大屏手机iPhone 6和6 Plus后,这类趋势仿佛还将延续下去——三星至今仍在该市场占据优势。另外,智能手机市场也在逐渐成熟,事实上,这类产品在欧洲的销量已开始萎缩。

倘若仅凭更加优秀的硬件便可击退对手,那末三星依然很安全。美国市场研究公司CCS Insight分析师本·伍德(Ben Wood)表示,这是三星最善于的业务。自从一年前发布Galaxy Gear智能手表后,它又接连推出了5款机型。“三星将原型产品推向了市场。”伍德说。但智能手表也从侧面凸显出三星遇困的缘由:与iPhone 6和6 Plus同时发布的Apple Watch也许与Galaxy Gear非常类似,但它却可以融入苹果软件和服务生态系统中,其中包括了免触式支付系统和复杂的健康监测运用。

三星难以在生态系统上与苹果比肩。它没法控制Android,而它努力开发的Tizen移动操作系统仿佛也并未获得进展。作为一家信奉儒家文化的硬件企业,三星很难推出一流的运用和服务。

所以,IDC分析师弗朗西斯科·杰罗尼莫(Francisco Jeronimo)表示,该公司最大的机会就是坚持发展硬件,推出令消费者爱不释手的产品。但它必须尽快行动。诺基亚和黑莓的经历表明,命运的天平常常会在瞬间改变。苹果新iPhone上市三天就卖出1000万部,相当于Galaxy S5上市25天的销量。

总之,这些工作仿佛都很合适李在镕。三星的视察人士只想知道,他是不是有能力完成这项任务。但当他真正执掌帅印前,也许也要亲身发表一通“甚么都要变”的演讲。

上海康复医院

西安消化病医院

合肥肤康皮肤病医院医院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