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发酵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发酵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通总裁高通没垄断早发3G牌照对中国有利

发布时间:2020-02-03 04:16:04 阅读: 来源:不锈钢发酵罐厂家

7月1日,高通公司将迎来自己的二十岁生日,这一天也是高通新任CEO保罗·雅各布和总裁Steve Altman就任的日子。与已经被外界熟知的保罗·雅各布不同,Steve Altman是一张新面孔。

但是,这张“新面孔”却是高通独特的“专利授权模式”的实际操作者——就任总裁职位之前,Altman担任高通负责技术专利授权的副总裁,在加入高通的16年历史里,Altman几乎都在从事这项工作。

Altman这样的身份担任总裁,是否意味着高通对于“技术专利授权”的进一步加强?Altman如何面对外界的“高通垄断”评价?在全球3G市场逐渐扩大的时候,高通有什么新的战略?

就任新职务前的一个月,Altman在美国圣地亚哥高通公司总部接受了搜狐IT的专访。

高通的成功来自合作伙伴

搜狐:我们知道您已经加入高通公司16年,现在您又获得董事会任命担任总裁,您如何看待自己在高通的这16年?

Steve Altman:是的,我已经加入高通16年了,我为这16年骄傲。

16年前我进入高通的时候,高通还是一家只有三、四百人的小公司,而且行业的大多数人都对CDMA的前景持怀疑态度。而我之所以加入,是因为我十分看好CDMA这项技术,能够参与到这项技术的发展进程中去,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搜狐:16年来,高通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您对哪件事情印象最深?

Steve Altman:当然有很多了。比如,我们的董事曾经推开我办公室的门,让我尽快和合作伙伴签署协议,以便拿到钱给员工发工资。

我至今还记得我们做第一个CDMA演示的情形。最早的时候,是时分多址的TDM技术占据市场主流。而我们终于说服了VERIZON等三家运营商测试CDMA技术,后来有摩托罗拉和AT&T成为我们最早的技术授权伙伴。这就是CDMA初期的历史。

现在这些公司有的成长为大公司,有的与其他公司并购,但它们见证了高通最艰难的时刻,我们的成功与合作伙伴密不可分——从运营商到系统商、手机制造商,现在又有了应用开发商。

我自己的长项在与合作伙伴的商务战略谈判上

搜狐:2005年3月份,高通董事会决定,艾文·雅各布先生担任公司董事长、保罗·雅各布担任CEO、您担任总裁,这些高层的安排是否意味着高通的某些变化?

Steve Altman:最直接的变化是我的老板从艾文文变成了保罗(笑)。

当然不会有什么公司战略上的变化,我与保罗不仅是长期的同事,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他与欧文非常相同。我想,最关键的是,要使每个员工都对公司有认同感,我们要通过创新让合作伙伴成功,只有合作伙伴获得成功,我们才会成功。

同时,作为无线通讯行业的领先企业,我们也有义务推动无线通讯产业的健康、快速发展。

搜狐:高通是一家高科技公司,您会以什么方式管理这家公司?

Steve Altman:我不是技术背景,我在高通的工作主要是与我们在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合作伙伴进行沟通,与合作伙伴开展商务谈判,探讨技术授权、组建合资公司以及其他合作形式,实现最终的双赢。

你可以看到,虽然我没有介入到某一项具体的技术或者产品里,但是我的工作性质使我参与了高通公司几乎所有与合作伙伴的协议,我了解它们。

搜狐:在无线通讯领域里,我们都知道高通是一家非常棒的公司,对即将在7月1日担任高通总裁的您来说,这是不是也是一个挑战?

Steve Altman:高通确实很成功,但我们始终记得我们最艰难的时候,我想这样一种心态很重要。

无线本身是一个规模极大、增长极快的市场,这对于高通这样的公司,本来就是很好的机会。我们有非常聪明的工程师,他们至少不会比其他任何一家公司的工程师逊色;我们有强大的合作伙伴关系,使得我们在不同市场都有战略意义上的合作伙伴。

当然,我想我们可能很难达到艾文带领公司时那么成功,公司的成长速度我无法预测,但是我们的战略和做法始终不会变化。

搜狐:对您个人来说,您对自己的“总裁”职位有什么新的规划吗?

Steve Altman:我自己的长项在与合作伙伴的商务战略谈判上,我想我的重点还是会放在这里,我会继续与我们在各个地区、各个业务线上的合作伙伴洽谈,寻找双方共赢的合作模式、建立我们都收益的商业关系,并且探索、拓展不同的商业模式。

另一方面,我也不会在7月1日正式就任之后再采取什么新的人事方面的措施。实际上,早在今年3月份宣布这项任命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整,我们的人员调整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我和保罗之间也有明确的分工,他会偏重于制订公司战略,考虑公司愿景,而我还是会偏重于与合作伙伴商务模式的拓展上。高通公司会不断开发新的技术,创造新的发展机会。

搜狐:就任总裁之后,您工作上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Steve Altman:我想一天不应该是24个小时,而应该是38个小时(笑)。

以前,我的工作方式是专注于一件事情、一个项目,但是现在我要同时处理很多事情,和很多同事、合作伙伴沟通,还要不停地旅行,我确实需要更多时间。我想,如何管理好时间是我最大的挑战。

BREW的本质是对无线数据市场的推动

搜狐:您怎么理解目前无线通讯市场正在发生的变革?

Steve Altman:首先,产品成本的降低使无线通讯技术有可能被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其次,越来越多的功能和应用都被发现、开发出来,这对传统的技术开发、产品设计和生产能力是个新的挑战和机会;还有就是这些新的应用被要求集中到一个手机终端上,这是趋势。

手机已经成为每个人生活中时刻不离的工具,当越来越多的功能集中到手机上的时候,手机还会变得更加重要。我们手头有不少项目,都是针对每个细分市场分析的产物,以期满足不同市场的需求。

搜狐:这次大会已经是高通第五次举办BREW主题的会议了,高通是否对BREW给予了很大希望?它在高通的战略框架中是什么位置?

Steve Altman:BREW刺激、启动了数据业务市场。比如手机游戏、定位服务、企业商务应用等等,这会是一个庞大的、无穷的市场。在这次大会上你可以看到那些聪明的BREW开发商,他们开发出来的应用讲带来数据服务市场的繁荣。

对于高通来说,我们的原则是,整个产业联上的所有公司都要获得价值,我们希望它们成功,这才能保证BREW是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式。在BREW的产业链上,我们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推广BREW,使合作伙伴获得收益。

搜狐:在外界印象中,高通是一家通过专利授权的形式获得收益的公司,高通的业务模式究竟是怎样的?

Steve Altman:专利授权当然是我们很重要、很独特的一块业务,但是,我还想说,芯片部门实际在高通的收入中占到极其重要的位置。

全球各个市场的经济发展水平、移动通讯普及都有极大差别,从高端到低端的每个市场都有它的特性化需求,而我们的芯片业务能够为合作伙伴提供的不仅仅是芯片这样一个硬件产品,我们还能提供软件服务以及技术支持,这是我特别要强调的我们的优势和独特的地方。

中国3G牌照发放将带给中国厂商更大机会

搜狐:5月份,“《财富》论坛”在北京举行的时候,高通董事长艾文·雅各布先生也来参加了,欧文有没有给您带来一些中国市场的新的信息?

Steve Altman:很遗憾,从那之后,我始终没有再见到欧文,因为他一直没有回中国,一直在旅行、在全球各地了解各个市场。

未来的情况会是这样——艾文作为公司董事长,他会把精力更多偏重于公司战略和愿景规划上,而不再象以前那样做很多具体执行的事,当然,他实际上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工作得努力。

中国是我们非常重视、令我们非常激动的一个市场,

搜狐:艾文、保罗和您都表达过对中国市场的重视,您怎么看待中国的移动通讯市场?

Steve Altman:目前,中国还没有发放3G牌照,而3G牌照的发放,会给中国本土的制造商提升市场份额带来极大空间——不仅是在自己的家乡市场中国,在海外市场也会这样。

韩国是一个很好的例子。1993年韩国上马CDMA之前,韩国本土公司在通讯设备和终端市场是没有什么份额的,但是随着韩国CDMA网络的铺设,韩国本土厂商逐渐取代了国外公司;并且通过自己在韩国本土的表现证明了自己的技术和产品,进而进入了国际市场,其中的一些已经成为全球领先的CDMA制造商。

我们再来看中国。虽然中国还没有发放3G牌照,但是一些中国厂商已经在海外获得了3G的成功,他们的设备在海外获得了很多订单;我们可以想像,一旦中国发放了3G牌照,这些中国公司通过在本土市场的成功,会更快地走向世界市场。

我不认为高通垄断

搜狐:高通历史上的一些重要的商业决策在今天看来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比如把系统制造出售给爱立信、把手机出售给京瓷,高通是否有计划把目前在做的BREW和MEDIA FLO也在适当的时候出售出去?

Steve Altman: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了解一下高通的历史。

早期的时候,高通和AT&T、摩托罗拉这些公司都是合作伙伴,我们如果继续自己做系统和手机,和这些合作伙伴将产生竞争关系。因此,在我们自己做了大量投入,使CDMA已经被广泛应用之后,我们出售了系统和手机部门,以避免与合作伙伴的竞争。

MEDIA FLO这项业务里,即使有时候会令你觉得我们直接参与到电信运营里,在和运营商竞争,实际上,我们和运营商依旧是合作的关系,我们把媒体内容批发给运营商,运营商再零售给终端消费者。但是即使这样,因为MEDIA FLO并非高通的核心业务,我们还是会在未来适当的时候,分拆这块业务,使之成为与高通没有任何关系的一家公司。

至于BREW,它做的事情是推动整个数据市场的发展,和运营商、系统设备制造商、手机厂商以及开发商都有极其重要的关系,因此,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软件平台,供大家开发自己的应用。因为BREW与我们的商业模式、我们的长期战略十分吻合,我们不会分拆BREW。

搜狐:高通历经二十年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无线通讯市场上重要的一个公司,实际上,认为高通通过技术专利垄断无线通讯技术和市场的观点始终存在。分析认为,对于一个新兴市场的公司来说,高通确实能够帮助它成长,但是,当这些公司长大之后,高通收取的高比例专利费就会成为这些公司的负担,您怎么看“高通垄断”的观点?

Steve Altman:我们的模式是帮助合作伙伴成功,高通二十年的历史就是这样。高新技术是推动产业进步的原动力,我们把自己的技术、芯片提供给合作伙伴,我们是鼓励竞争的。高通在芯片的核心技术上也在授权。

我们确实是市场上的领先厂商,无论在CDMA2000还是WCDMA上,我们都推动了这个技术体系的进步,我们帮助手机和系统商成功,我不认为我们垄断。

我们成功的根本是CDMA技术

搜狐:历史上,技术优秀的高科技公司有很多,但是它们中的大多数都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消失掉了,您认为高通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功,它独特的“技术授权”的商业模式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Steve Altman:我认为我们成功的根本是选择并且坚持了CDMA这个方向——其他公司可能确实技术优秀,但是它们选择了另外的方向。我们在CDMA上持续投入资金、人力做研发,事实证明,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

搜狐:历史上的一些高科技公司在成功之后,大都丧失了创造力,高通会不会也走入这样的怪圈?

Steve Altman:如果真这样的话,我们早在1994年的时候就已经故步自封了。1989年、1990年的时候,我们工作的努力程度要甚于现在,我们注册了很多专利。直到1994年,CDMA在美国成为技术标准,如果高通真是一个为成功陶醉的公司,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故步自封了。

尽管高通在技术上有很大优势,但我们对于研发的投入仍旧在不断增加,工程师的人数仍旧在上升。我相信未来在推动产业进步上,高通还会继续发展。

亚州人体

大奶人体艺术诱惑

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