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发酵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发酵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车软件将迎洗牌

发布时间:2020-06-28 13:48:39 阅读: 来源:不锈钢发酵罐厂家

针对打车软件,近期北京、上海等地出租车行业陆续出台新政。强制并入统一电召平台以及取消加价、不得嵌入广告等政策新规的颁布,使得火爆的打车软件市场的政策风险激增。“目前整个打车软件行业都在烧钱,一些企业为能拿到融资,唯一出路就是在钱烧完之前搏一把。”“打车小秘”总经理杨芸近日在上海表示,随着竞争的日益加剧,打车软件行业的资源消耗战将在第三季度升级,市场预期会遭遇一轮新的洗牌。

打车软件市场占比尚不足5%

打车难是城市交通病的一个集中反映。中国社科院新近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53.77%的人打车需要等10分钟以上;另一方面,出租车的空驶率非常高,有时甚至能达到40%,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城市拥堵。

而随着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打车软件近一年来开始在国内应运而生,并迅速走红,成为许多网民钟爱的智能手机应用之一。

在专家看来,用智能手机实现招车的服务正逐渐在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这类应用越来越有效地解决了人们在高峰时段打车难的问题,尤其在交通问题较为严重的北上广等城市。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约有近30款手机打车软件。仅在今年4月份,在安卓平台中国11家主流应用商店中,打车软件的总体下载量就超过百万。“目前全国出租车保有量超过120万台,打车软件行业总体占出租车市场份额还不足5%,预计未来这一比例会快速提高。”杨芸称。“大黄蜂”打车软件创始人黎勇劲表示,目前在中国一些大城市出租车空载率在30%~40%,借助打车软件能够加强司机与乘客双方的匹配度,希望在未来能够将出租车空载率降低到10%左右。

政府叫停加价行为

作为处于探索期的一款移动互联网应用,打车软件在蓬勃发展的同时,之前一些不规范的做法,也引起政府主管部门的关注,并开始对其加以监管。

7月1日,北京市交通委公布实施《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细则明确,打车软件可通过备案方式“转正”成为官方打车软件,并且可按照电召标准收费,即时打车收5元,提前4小时打车收6元。另外,官方打车软件不得嵌入商业广告,也不许加价。

随后不久上海市交通港口局也下发通知,明确手机软件服务商纳入全市统一电召平台、在出租汽车行业实行手机电召服务的准入和退出条件。根据规定,打车软件应与出租汽车企业或调度中心合作。同时,禁止的哥使用具有价外加价等功能的打车软件。此外,的哥专注电话抢单现象也被叫停,今后的哥不能再用手机与乘客直接对接。

业内人士认为,北京、上海等地出台的监管政策,将有助改善目前出租车行业运营状况,同时也是对正处于起步阶段的打车软件行业的进一步规范。“从政府出台的监管政策可以看出,政府其实对打车软件是持鼓励态度。”杨芸表示,虽然加价行为被叫停,但对打车软件厂商来说,目前加价的订单大约是10%左右,所以政策叫停后企业丢失的订单其实有限。“小费问题并不是打车软件的核心。用户加价主要是因为供给不平衡。”黎勇劲认为,如何采取有效的方法,既能满足加价服务,又能满足资源的公平分配,未来还需要行业进一步探索。

资源消耗战将在三季度升级

打车软件之所以在短时间内一拥而上,一大原因在于风险投资的幕后推动。目前,包括嘀嘀打车、快的打车、打车小秘、大黄蜂等在内的多家公司都成功获得融资。其中,打车小秘获中国宽带产业基金数千万美元的融资,嘀嘀打车获腾讯1500万美元投资,大黄蜂获晨兴创投数百万美元投资。

据业内人士介绍,打车软件厂商融资所获得的资金主要用于占有更多司机资源和乘客资源,通常是通过补贴司机、优惠乘客、投放广告等手段来积累资源。“目前行业态势是大家都在烧钱,没钱烧不行,而一些厂商之前所融到的那些钱,对要做流量生意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远远不够。”杨芸表示,这些公司只有一个强烈目的,就是要能顺利拿到新的融资,而这需要依靠快速增长的运营数据和市场份额。

在她看来,一些打车软件厂商唯有继续烧钱,但由于竞争越来越激烈,用户获取成本也将越来越高,以前每月烧300万元人民币,接下来可能就要烧500万元。受此影响,行业资源消耗战也将在第三季度升级,市场或将迎来一轮新的洗牌。

面对打车软件市场的激烈竞争,部分打车软件企业已经开始被迫转型。比如“嘟嘟叫车”不久前即宣布停止其业务并转型进军在线家政。

易观智库分析师王静宇认为,手机打车行业还在起步阶段,整个行业处于探索期,资金融入、厂商数量增多,业务模式、服务模式、盈利模式远没有定型,但未来孕育着巨大商机。

Google Chrome下载

Google Chrome下载

Google Chrome下载

谷歌浏览器